🕸⚜银罗未巳⚜🕸

风雪夜


小狼和陈阵的故事


浮想联翩的惩罚


小狼才不是大草原上的蚊子

林动的性格太有爱了哈哈哈哈哈
撩小凡一撩一个准儿😂
风骚痞气话唠战五渣和
粉嫩木讷乖巧天然呆什么的不是绝配吗?!后期并肩成王超般配😂
林妖可爱真的!喜欢!配色也好看!
林琅天和林啸蜜汁虐恋年下感🤪
太子妃出场自带色气🙈恶梦那段真的不是被异魔XX又OO嘛🙈还是正位视角🙈🙈🙈

抽时间只看了两集,原剧字幕很有诚意了,表情包无缝衔接👏🏻👏🏻

暗里着迷 02 若白/李贺

若白/李贺

香港三合会背景

电影黑社会系列设定借鉴

若白OOC

李贺黑化,不漂白

私设颇多,原创人物有,且多

粤语零基础,空耳港普白话文

题目来自刘德华同名歌曲

以上

前文链接:还没学会怎么贴OTZ

 â€”—


    è‘£æž—祖大变活人,桦南暗示过要小心。李贺也点头陈君宜的保全布置。

    â€œæˆ‘不是长兴的律师,我是你的个人律师。”陈君宜坐在早餐桌对面,苦笑着强调“我不在乎长兴的坐馆是谁,我只关心你是否安全。”

    â€œæˆ‘知道。你可以说英文,”李贺小口喝着咖啡“你的国语听的我头疼。”

    â€œæˆ‘说什么无所谓,但你知不知你不懂粤语,让那群叔父阿弟都很不满意?”

    â€œä»–们对我有满意的部分吗?”

    æŽè´ºç«™èµ·æ¥ï¼Œè¾¹å‘卧室走边脱下睡袍丢在沙发上,他穿着衬衫,站在窗前将桌上托盘里的药剂放进嘴里。陈君宜叹着气“我其实很好奇,你和心姨这么多年,你的国语为什么反而更好?心姨可是标准的港府小姐。”

    æ”¾ä¸‹æ°´æ¯ï¼ŒæŽè´ºé—»è¨€ç¬‘了,他认真的想了想“你应该想得到。”

    â€œä¸ä¼šå§ï¼Ÿâ€é™ˆå›å®œæƒŠè®¶çš„摊手“我不知该说你专情好还是……讲道理,你回来香港该不会也是因为他吧?”

    â€œæ€Žä¹ˆä¼šï¼Œâ€æŽè´ºæ…¢æ…¢æ•´ç†ç€è¢–扣“我都没想过有机会。”

    åˆ°è¾¾å…¬å±‹ä¹‹å‰ï¼Œé™ˆå›å®œè‡ªè§‰ç•™åœ¨è½¦é‡Œï¼ŒæŽè´ºæŒ‘眉,叫他跟上。

    â€œä¸å¥½å§ï¼Ÿä»–们这么排外,我又不是长兴的人。”

    â€œè‘£æž—祖退出之前,我最多算个‘代理’,”李贺点点身边的四位壮汉“保全我都只信ZF注册的公司,带个自己的军师又怎样?”

    é™ˆå›å®œæœ‰å°‘少脸红,跟在李贺身后。“军师真是抬举我,多少事你不话我知的?”

    â€œæ˜¯å•Šï¼Œæˆ‘还没告诉你我去见了若白。”李贺头也不回“现在告诉你让你放松一下。”

    é™ˆå›å®œåªå¾—在他身后掐眉心。

    å¤§å…¬å ‚里乌烟瘴气,水鸡面色青灰,火钳和董灿咬耳朵,吴坤低头喝茶,外围长兴各堂话事人都在,有几个头发黄黄,实在年轻过李贺。

    è§æŽè´ºä¸€è¡Œè¿›æ¥ï¼Œçº·çº·èµ·èº«ï¼Œèµ·èµ·ä¼ä¼å«â€œè´ºå°‘”。

    æŽè´ºæˆ´ç€å¢¨é•œï¼Œç¤ºæ„å¤§å®¶åä¸‹ï¼Œä»–也不一一叫人,只一句“叔父好、兄弟好”。有人递香,桦南接过来分给李贺。毕竟是长兴家事,保全被李贺留在堂外,陈君宜和桦南随他进来,但陈君宜不上香的。

    å…³äºŽè¿™ä¸ªï¼Œå°±åƒæŽè´ºæ‰€è¯´ï¼Œä¼—人虽然也有介意但也只得默许。陈君宜虽不是长兴的家人,但李贺返港在长兴又无根基,谁也不会傻傻一个被众鬼欺。更何况当初李贺回来之后,长兴也受这位大状师不少照顾。

    ä¸­å ‚左右两把红木椅,李贺落座右边,不紧不慢十指交叉,墨镜之后谁也猜不出他眼神。

    è‘£æž—祖破天荒没搂着他的小护士,发上也架着副镭射眼镜,显然众人对他熟悉多,同样的招呼听起来也真情几分。

    ä»–身后两人木椒和嘉宇一个高挑一个虚胖,李贺第一次见,就觉得像是法国喜剧片中的呆兄呆弟。

    æŽè´ºä¹Ÿèµ·èº«å«äºŒå“¥ï¼Œè‘£æž—祖拍拍他肩,在左边坐下,坐下就讲,我支持阿贺。

    â€œæˆ‘知你们见阿贺少,有的半年前我住院才知我老爸还有个三少爷。但没关系,伦敦商学院的高材生,现在这个时代,我相信,绝对能让长兴有大把钱赚。”

    â€œäºŒå°‘,我懂,贺少学问大,但混社团不光是要学问。钱,我们捞偏门,就算回归之后也依旧有得赚,香港没我们不行的。”

    æ°´é¸¡è¯´è¯ï¼Œå‡ ä½å”父跟着点头“我们名叫公司,到底还是要靠开片、争地盘,和差人作诈、和对手讲数。”他朝李贺看去,说贺少你唔介意,我不是针对你有意见,我只是代表众兄弟心声。

    æŽè´ºè‡ªç„¶è®¤çœŸç‚¹å¤´ï¼ŒæŠ¬æ‰‹ç¤ºæ„ä»–继续。

    â€œä½ å‡ æ—¶æ¡è¿‡æžªï¼Œå‡ æ—¶ç è¿‡äººï¼Ÿå””多讲,只话兄弟自报家门,你都听不明白,只肯国语来讲。我们不放心,下边兄弟不敢信你。”

    â€œå°æ¹¾å¸®æ´¾å¤ªå­å…šä¸åœ¨å°‘数,可这是香港,长兴在董生之前,龙头棍勇、义、忠、信者得之,大家都服气。”

    â€œè¿™ä¸ä»…是长兴的颜面,更是贺少你自己安全,我们是真心为贺少和社团着想。”

    ä»–说完慢慢饮茶,火钳带头应和,后面马仔也低低议论。吴坤看李贺面上无笑无怒,依然坐得稳妥,也就静观其变。

    è‘£æž—祖站起来,顺着长桌在叔父身后走过,边走边敲着椅背,最后手掌落在水鸡肩上。

    “是,大家意思我明白。但刚也讲了,现在新时代,回归了,讲国语是不光彩么?连刘华为北上拍电影都学东北方言了。你的盗版片卖最多的是谁?你的鸡档双蛋节进出最多是谁?你的赌馆一掷千金最多是谁?是北方老板,是讲国语的。”

    â€œç…§æˆ‘说,就像全世界都在学汉语一样,你们也该好好学讲‘你好’‘不客气’练练舌头[1]。”

    é™ˆå›å®œåž‚眼看着李贺发型好似当红偶像的头顶,觉得他大概要笑出来了。

    â€œä¸è¿‡æ°´é¸¡å”讲开片啊拿枪啊讲数啊,我知你们看阿贺秀气斯文,那我有个提议。”

    ä»–竖起手指引众人看他,名牌西装的内衬画着金星闪闪,十足的骚气。

    â€œæˆ‘和大哥被人暗算,大哥一家惨死,这笔账不会就这么算了。是差佬也好,对家也好,或是有异心的兄弟也好,董家不会放过他。”

    â€œé¾™å¤´æ£æ”¾åœ¨è‘£å®¶ä¾›èµ·ï¼Œä¸æ˜¯æˆ‘老爸霸占,是‘政策’来的。不服气的,随便,我两兄弟恭迎大驾。”

    ä»–向李贺展臂,李贺会意走到他身旁。揽住李贺肩膀,两人立在灯下。“如果半年内阿贺找出当初的罪魁祸首,这个位子”——他覆手在长桌正中的官椅——“阿贺来坐,没问题了吧?”

 

    æŽè´ºèµ°å‡ºå…¬å±‹æ·±å¸ä¸€å£æ°”,觉得停车场的空气都清新无比。他今天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尽管他本来就寡言少语,陈君宜想同他说点什么,看董林祖走来,就收声站到一旁。

    â€œäºŒå“¥ã€‚”

    â€œæ€Žä¹ˆï¼Ÿä»Šå¤©è¿™ä¹ˆä¹–巧都不开声,服帖贴做背景板?”

    æŽè´ºç¬‘着舔舔唇角“我得谢谢你不像他们叫我花瓶。”

    â€œå˜¿ï¼Œâ€è‘£æž—祖夸张的一甩头“好金贵的花瓶,当年为你老爸差点陪上整个长兴。”他点烟放进嘴里“不过那些叔父小弟都不知道,真该让他们见识下。”

    ä»–看李贺只笑不语,又朝他眨眼“我没别的意思,我看你和大哥老爸都蛮像,那根龙头棍,应该拿得住吧?”

    è¿˜è¯´æœ‰äº‹åˆ«æ€•éº»çƒ¦ï¼ŒäºŒå“¥ä»–全力支持。

    å´å¤å°†ä»–挑好的几个人领到董宅,比李贺返家还早到。李贺在玄关洗手,向端着水盆的雨姐问了李心笛状况才到客厅。

    â€œä½ å’Œä¸‹è¾¹å…„弟不熟,他们几个之前也和桦南一起,我想你唤得习惯。”吴坤坐在沙发上,后生在地毯前站成一排。

    æŽè´ºæ‘˜ä¸‹å¢¨é•œæ‰ç€é¢å¤´â€œä¸ç†Ÿæˆ‘会多走动认识,坤叔总得给我机会。”他不看吴坤尴尬,对几个后生问:“你们,可以明白我讲话?”

    å…¶å®žä»–语速不快,平时说话又少,现在长腿交叉陷在沙发里,手指点着鬓角。几个后生少见他露出全脸,白白净净秀气年少,懒着肩臂的样子又日常,愣了愣才举手,说能听懂。

    è¿˜ç£•ç£•ç»Šç»Šè¯´äº†ä¸¤å¥å½“红的网剧台词。

    é™ˆå›å®œæ²¡æ†‹ä½ï¼Œå™—的一声算是把平时高冷的陈大状形象给毁了。李贺倒是没笑,只是把这五个人都留下,吴坤本想再多坐,接个电话也走了。

    ä¹Ÿæ²¡ä»€ä¹ˆäº‹åšï¼Œæ¡¦å—找了一副扑克,几个人围着偏厅的沙发打牌,大宅里给钉桩马仔(看家保镖)的房间多的是,也算是就此安顿下了。

    æŽè´ºæ‰‘倒在房间的床上,像大学时回到窗外有湖水的公寓——李心笛在门外叫他喝甜水,他却只听见一声又一声的天鹅鸣叫。

    ä»–睡着了。在梦里又看见7岁的若白拉着他的手,在深水埗狭窄密集的琳琅摊铺和挤挤挨挨的陌生人群中奔跑。他跟不上若白的脚步,踉踉跄跄,但若白很着急,就算他摔倒膝盖擦在地上流血也还是将他拽起来继续向前。若白穿着浅色的短袖翻领衫,奔跑中扬起的头发将汗水一滴滴甩开,模糊的世界里,李贺昏沉沉的看着他白皙湿润的耳后。

    è‹¥ç™½è¯´å¿«å¿«å¿«å¿«ä¸€ç‚¹ï¼Œä¸è¦è®©ä»–们杀我爸爸。

    æˆ‘把你还给他们。

    ä¸è¦æ€æˆ‘爸爸。

    ç´§æ¡åœ¨ä¸€èµ·çš„手,中间是能融化了皮肤的滚烫。

 

    é™ˆå›å®œä¸€ç›´è¯´ï¼Œæ–¯å¾·å“¥å°”摩综合征?恩?你是受害者,你不能将当年的屈服与恐惧延续到现在。

    é¡¾å‘南没有绑架李贺,也没有囚禁,他在许安强向李贺下手前将他保护起来。

    ä»–请李贺帮忙。

    â€œæˆ‘儿子和阿贺一样大,今天是他的生日,可我要和你Daddy出去办事,你帮南叔陪陪他好不好?”

    è‹¥ç™½åˆšä»Žå²¸é˜³åˆ°é¦™æ¸¯åº¦æš‘假,在顾向南满是楼下餐馆油腥味的家里,在穿过铁窗阳台的潮湿港风里,透亮清爽得像是一块沁着水霜的藕粉糕。

    é¡¾å‘南说等我回来,明天早上我送阿贺你回家。

    è‹¥ç™½å’ŒæŽè´ºç­‰äº†å››å¤©ã€‚第二天房东见屋里有人进出,趁机来砸窗收租,才发现顾向南锁了外面的铁闸门。

    ä¸¤äººåƒå®Œäº†è›‹ç³•å……饥,若白就用冰箱里的干面饼和鸡蛋做了一锅碎面粥。鸡蛋放了太久不新鲜,打到翻水泡的锅里黄黄白白四散开花。锅是在阳台的花盆里找到的,李贺站在流理台一滴滴的接水,若白用木铲把黑糊的锅巴铲下来。

    若白不多话,李贺会看他的眼色,像是一只小狼带着一只小狐狸,小狼垂着嘴角生人勿进,小狐狸眨眨眼乖巧听话,彼此生疏又安慰,蜷居在狭小寒冷的山洞里。尽管6月的香港已经热到人皮黏烫,鬼怪堪得现形。

    ä»¥æŽè´ºå½“时的经验,第一次体会到已经1997年了,还会有人这样生活的像一条狗。李心笛的狗都比顾向南富有,饮用水是意大利的矿泉,滚珠水嘴是纯银的,中间还有分子过滤的保健装置。

    åŽæ¥æŽè´ºçŸ¥é“,顾向南不是没钱,他是不肯用那些钱。

    è‹¥ç™½ä¸€ç›´è¡¨çŽ°å¾—像是这个寒酸家里的主人,解决了温饱,他从书包中拿出来一个半新的游戏机给李贺,自己趴在房间唯一的矮桌上写作业。两人默契的都没有提起顾向南的失约和紧锁的房门。关于这些事情,他们比寻常的同龄人敏锐得多。

    æ¸¸æˆæœºä¸ç®—太老,但游戏都是破译的,比香港落后了几个版本,中途一半就没了下文,李贺摆弄几下没了兴趣,从一旁看若白一笔一划的写单词。若白那个时候就干净,胸前印着“岸阳小学”的POLO衫套着单薄的肩膀,低头时脖子的线条又细又直,李贺就像林欢妮偷看表哥陈君宜一样,把若白的前发、眉梢、鼻尖的细汗满心满眼的都印在了脑海里。

    è‹¥ç™½æ¯”老套的游戏比枯燥的单词都好看多了。说他是顾向南的儿子,大概说出这话人自己也难相信。

    æŽè´ºä¼¼ä¹Žåˆå‘掘了二人的相似。尽管他们的处境全不相同。有钱人所为光明正大,嫡出和外宅一样读着最好的私立学校,于是孩子间结成各自类聚的小帮派,互不往来也好彼此挑衅也罢,早早陷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李贺自己也一样,李心笛将他保护得再好,那也是在开诚布公的前提之下。

    æŽè´ºé—®ä»–,你是大陆哪里来的?

    è‹¥ç™½å¬ä¸æ‡‚,其实李贺自己的广东话也不济,用手指了指若白面前的课本,若白慢慢的点头。两个人就磕磕巴巴的说英文。

    è‹¥ç™½å¹¶ä¸èƒ½è¯´å¾—很好,慢慢红了脸。李贺觉得顾向南和若白说话时的国语很好听,又翻过来叫若白教他。

    æŽè´ºèªæ˜Žï¼Œä½†èˆŒå¤´ä¸æµŽï¼Œæœ‰ä¸€å­¦ä¸€ä¹Ÿèƒ½å­¦å‡ºä¸ªé¸¡åŒé¸­è®²æ¥ï¼Œè‹¥ç™½çš±ç€çœ‰å¤´ï¼ŒæŽè´ºä»¥ä¸ºä»–生气,从藤椅上站起,小心翼翼看着若白,不知所措又把离谱的蹩脚国语来了一遍。

    è‹¥ç™½å®žåœ¨å¿ä¸ä½ï¼Œç¬‘开了,捂着肚子趴倒在桌上,笑得手舞足蹈,用手拍着桌面。这边李贺傻了,他既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可笑,也难以接受若白突然间人设走形。

    ç›®çžªå£å‘†äº†ä¸€ä¼šã€‚杨洋双手压在胸口下,恢复了平静,突然一抬下巴说,你衣服脏了。

    æŽè´ºä½Žå¤´ï¼Œå“ªæœ‰ä»€ä¹ˆè„äº†ï¼Œä»–穿的校服衬衫,白得平整,自己正拽着衣服下摆找,若白塞给他一件上衣,李贺还愣着,若白拉过他的手催他。

    â€œæ¢å•Šã€‚”

    æ¢å¥½äº†è¡£æœï¼Œè‹¥ç™½å·²ç»ç‚¹ç¶çƒ­ç²¥äº†ã€‚到了晚上,若白说家里没电,不能开灯,两个人坐在藤椅上,挨得近近的熬着。明明之前还有吹电扇,李贺也不说破,拿起游戏机刷记录,若白看着,偶尔拿过来也试几下。

    æˆ¿ä¸œä¸ç”˜å¿ƒè¶å¤œåˆæ¥äº†ï¼Œå’’骂威胁,球棍敲着窗棂乱响。若白立即将游戏关了塞到身后盖住亮光,李贺摒着气,黑暗里,两个孩子大睁着双眼。若白抬手,轻轻盖住他的嘴。

    æŽè´ºçš„心跳被房东的咒骂声砸成破碎的断断续续。他本来不怕,即便蛛丝马迹知道自己处境危险,但他就相信,若白和南叔不会害他。他想也许是Daddy让南叔安顿自己。

    é¡¾å‘南是董旗峰最信任的兄弟。

    æŽå¿ƒç¬›å¯¹æŽè´ºè¯´ï¼Œä½ æ˜¯é•¿å…´åé¦†çš„儿子,你谁都不要信,除了妈咪谁都不要信。

    æŽè´ºé—®é‚£Daddy呢?李心笛恨恨喊出眼泪:他是坐馆,只有他的兄弟才信他。

    ä»–的女人、他的家人,信他?

    ä¼šæ­»å¥½æƒ¨çš„!

    è‹¥ç™½çš„手在抖,李贺的呼吸也抖。过了很久之后,若白才放开他,冷汗浸透了衣袖领口,李贺茫然的看着身边人,若白的眼睛在夜晚很亮,窗外霓虹闪烁,整个香港灯红酒绿都不够这一双湛亮的瞳仁。

    è‹¥ç™½æŠ¹äº†ä¸€æŠŠæŽè´ºé¢å¤´çš„湿凉,说,我给你讲我练元武道的事情吧。





——

[1] æ­¤å¤„纯属剧情需要,并无引战之意。笔者本人十分着迷粤语所营造出的那种绮丽缱绻独特语境,无奈语言天赋为负,天生舌根僵硬,学不来。

——

还在写的。


不负责任脑洞

我只是擅长给自己挖个坑而已


故事梗概 

撒旦把自己偶然播种的孩子塑造成Constantine的模样,出色又青涩。在思念并等待Constantine的日子里,调教Kevin,引诱Kevin,逼迫Kevin,直到Constantine为了拯救Kevin而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


出场角色
Kevin同父异母的姐姐Christabella
Kevin被Constantine送回地狱的同父异母不成器哥哥(我的子女不计其数,但不成材的太多了)
被天父放弃沦落人间的Gabriel
在Constantine身边升渡位列天使之席的Chas

结局
Kevin身为撒旦之子因为“献身(虽然是自杀,但是为了破坏撒旦的阴谋)”拥有了圣洁象征的纯白羽翼


私设 

两部电影撒旦合体,Peter的身材Pacino的美颜

渣康再次面临肺癌晚期(物理疗法不管用剧情接撒旦给渣康掏肺以后渣康复活➕青涩美K大纽约迷失走原剧时间线

友情深柜,最初美K爱的还是赛隆大美女,但可惜中途被撒旦爹搞挂了


一句话总结
一个沧桑颓废天堂地狱拒收的哥特美大叔和懵懂纯良伪拜金献祭羔羊精英美青年一起对抗痴汉晚期追求者(霸道扭曲渣爹的故事  


相性指导 

渣康对着美K的时候一点也不渣,各种宠

美K对渣康蜜汁依赖,兄贵崇拜那种


无关紧要的感想

大概Keanu的容貌气质真的属于恶魔青睐的那一种吧

总有不怕事的大佬亲自来人间地盘蛊引诱,不惜破坏秩序规则~

P1般配
P2叛逆少年回归家庭的幸福微笑?
P3蹉跎人妻笑(并不

P4年下game punk攻必备花式点烟(雪茄大法

P5越狱飞车组的养女日常
P5闺蜜串门留影
P789“老公爱我,我爱前妻,我爱女儿”

重温死亡飞车,哇哦,原谅我脑洞有点大?
这六个月足够发生点什么?
毕竟乔是一位公认被“特许”有男性导航员的GAY?
被教育变诚实
(我猜同时还被教育有耐心)
坚持老对手时期的外号
(我猜詹森根本不理他的幼稚)
然后,哥俩真的有点般配(。

裂痕 02

裂痕 02 肖奈/苏星宇

肖奈/苏星宇

有BG前提

急性脑洞,溃疡式逻辑关系,痉挛式叙述顺序

每一更长短不定,存在随时修改可能

病发看心情,请知悉

——

    è‚–奈最后悔的,就是当年和苏星宇打了一局游戏。

    æ—©çŸ¥é“陈年旧事会被狗仔挖出来,搞成现在这种尴尬局面,不如真的做点什么大众期待的事。

    è‚–奈将手里的照片放回桌上,整了整雪白的衬衫袖口,他今天刚结束一个游戏周边的创意发布会,直接开着自己的车进了大山。

    è‹æ˜Ÿå®‡ç©¿ç€å‰§ä¸­è§’色的冲锋衣,裤子上还有爬山包的泥渍。

    ä»Žä»–出道开始,就拒绝着愈演愈热的仙侠剧本。媒体说他个性叛逆在流量中找不准自己的位置,公司说他浪费好资源不合当今市场,田心说他头铁脖子硬不知道哪根筋搭错。

    æ¯å½“采访提及就看到他在那胡说八道的自黑,说自己是古装扮相丑得辣眼睛,整个就一白李逵。

    æ­¤æ—¶æƒ³åˆ°è¿™å…¶ä¸­ä¹Ÿè®¸åˆ«æœ‰æ·±æ„ï¼Œè‚–奈也算有小小欣慰。

    â€œæˆ‘希望你可以镇定的,听我讲述那天晚上的事情。”

    è‚–奈看到苏星宇慢慢眨着那双大眼睛,还紧张的伸出舌尖舔着摸着唇膏的嘴唇。

    ç„¶åŽä»–就微微恶趣味的,深深吸口气,用一句话概括了发生的不可思议:

    â€œä½ ç©¿è¶Šåˆ°æˆ‘设计的游戏然后经历了所有剧情支线而我用了一整晚打到通关才把你带出来。”

    â€œæ˜¾ç„¶æˆ‘一夜无眠的辛苦,你都不记得。”肖奈尽量委屈得没那么猥琐的耸了耸肩膀。

    è‹æ˜Ÿå®‡çœ¼ç›æ›´å¤§äº†ï¼Œå‘后挪着屁股朝田心的怀里躲。田心手里的东西早就噼里啪啦全掉了,她看了看张着嘴巴的苏星宇,伸手顺了顺他的头毛。

    è¿™ä¸¤äººçš„反应,有点大条,有点让肖奈不满意。

    è‚–奈一个人守着这个秘密这么久,却不像卓伪如此苦大仇深。他乐在其中,有意思得很。

    é‚£æ¬¾æ¸¸æˆå½“时像个被榴莲扎破的购物袋,剧情和整体构架是有,但处处破洞。肖奈只是想对苏星宇讲个故事,准备在向这个脑洞清奇的小师弟讲述的过程中发掘几处即兴发挥,使其丰满起来。

    å½“然也有“在暗恋对象面前展示才艺”和“酒后冲动接吻缓和气氛”的需求。

    å¤§å¼€ç€ç¬”记本的屏幕,肖奈一边演示一边故事讲得干干巴巴,大概因为小师弟的舌头太滑,吸走了他可以润色语言的口水。

    ä¹ŸåŠ ä¸Šè‹æ˜Ÿå®‡é…’力不胜,主角还没出新手村,他就软乎乎的睡着了。

    è‚–奈只能捏捏他的脸,自己去洗漱,然后当他再回到床边,被他扒了外衣塞进被子里的苏星宇,已经不见了。

    ä»–以为是苏星宇装睡跟他玩金蝉脱壳,他想着师弟满是绯红的脸,颓然坐在沙发上。

    äºŽæ˜¯è¿‡äº†å¥½ä¹…才发现,新手村的主角,浅蓝色云纹的长衣飘飘,正贴着大头在屏幕上,手舞足蹈向他喊话。

    æ¯•ç«Ÿè¿™ä¸ªåŠæˆå“ä¸­çš„半成品,场景背景音没有,动作音效没有,角色音源更没有。

    åŽæ¥ä¸€åˆ‡çš„沟通,肖奈好在可以声控,苏星宇就只能是意念文字化,各种脑内小剧场一页一页刷屏翻片。

    å°±ç®—肖奈是创作者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也败给了苏星宇BUG上身“野区散步BOSS出巡,城内NPC暴走杀主角”的奇异体质。

    ä¸€æ•´å¤œæ‰æžå®šåˆ°å‰§æƒ…最后,苏星宇站在祥云之巅遥望极盛之云,脚下是青晖世界的万古遗迹,对面是踏七星彩风而来的上灵神兽,接过庇佑千秋的一尺神谕。

    è‚–奈突然地感到热泪盈眶——不是熬夜通宵过度用眼后遗症——是真正的情感的共鸣。

    å°±åƒå°æ—¶å€™ç¬¬ä¸€æ¬¡åœ¨èˆ…舅的奔腾586上通关暗黑破坏神时的震撼。开启人生梦想与事业决心的辉煌之门。

    è‹æ˜Ÿå®‡åœ¨æ¸¸æˆå†…可以被怪拍死打死,可以重生复活,可以保存进度,可以在BUG溶洞的边缘探着脚试探。

    ä¸¤ä¸ªäººè·Œè·Œæ’žæ’žé—¯è¡å‡ºä¸€ä¸ªå®Œæ•´çš„世界,在生生死死的亲身体验和无数的重头来过之后。

    è‚–奈不知道怎么准确生动的形容每一次苏星宇GAME OVER时他痛苦愤恨的心情。

    ä»–问他会痛吗?苏星宇淌着血,惨兮兮的扯出完全不相干的骄傲得意脸:有你在啊,我们两个一起,会成功的。

    ä¸€ä¸ªæ™šä¸Šï¼Œå…«ä¹ä¸ªå°æ—¶è€Œå·²ï¼Œè‚–奈却觉得经过了一生那么长。

   è€å¥—的英雄故事。一个英雄从诞生、成长、到终于光芒万丈的时间。

    å†åŠ ä¸Šå åŠ çš„REPLAY BUFF,肖奈不是没有恍惚过,以为他们在一个出不去的循环中。

    æ¸¸æˆHAPPY END之后的八年,肖奈在失眠时会重新打开这个从未出世的半成品。看着那个仙带飞扬的青衣少年,无风自动的前发,年轻的脸上似乎还残留着曾经一位过客的眉眼痕迹。

    è‹æ˜Ÿå®‡é†’来一切都不记得,正当肖奈准备讲述这个漫长的穿越故事的时候,他发现,苏星宇甚至忘了他们情不自禁的接吻。

    ä¸€çž¬é—´çš„怔忪,他就再也抓不住如实相告的勇气。

    çŽ°åœ¨ï¼Œä»–借着一张偷拍的照片缓缓道来,他省去了千山万水的重重磨难,抹掉了染血洒泪的漫漫征途,他只问苏星宇他相信吗。

    â€œæ˜¯ä¸æ˜¯è®©ä½ æŽ¥å—我们发生了什么比事实更容易?”  

   è‹æ˜Ÿå®‡èŒ«ç„¶çš„看着他,诚实无比的点头。肖奈微微一笑,面对田心,转移了谈话对象。

    â€œéœ€è¦æˆ‘怎么做,我会全力配合。”

    æ·¡å®šè‡ªè‹¥æ°”势可当千军万马——如果不是自家男朋友看着,田心大概要上去抱大腿,泪目叫“大神爸爸”了。

                                                                 

    é¡ºä¾¿è¯´ï¼Œè‚–奈这次“探班”又被拍到了。




——

心血来潮的短小一更,这个失忆理由可还行?

其实,我自己很想看星宇穿越之后和肖奈里应外合的游戏长文啊(然而太懒➕水准不够

自动忽略女生,我把标题看成了“杨洋和李易峰天天见面是怎样的体验”🤪
这奇怪的滤镜是怎么一点点厚起来的???

裂痕 01 肖奈/苏星宇

肖奈/苏星宇

有BG前提

急性脑洞,溃疡式逻辑关系,痉挛式叙述顺序

病发看心情,请知悉

——

 

    â€œä½œä¸ºå›½æ°‘偶像,我希望他能够为自己的谎言负责,他欺骗了大众。我只能劝他不要再耽误人家女孩子了,积点德。”

    â€œè¿™ä¸ªç§˜å¯†æˆ‘为他保守了八年,我觉得是时候公布真相了。”

    â€œæˆ‘只是想在他用婚姻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孩子之前,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è‹æ˜Ÿå®‡æ˜¯è¢«ç”°å¿ƒå«é†’的。他躺在沙发上,电视开着,国际新闻还在滚动播放,田心抽走他手里的乐谱,关掉了音量,他才渐渐清醒过来。

    ç”°å¿ƒå°†å¾®åšçƒ­æœç»™ä»–看,苏星宇皱眉 â€œä»€ä¹ˆæ„æ€ï¼Ÿâ€

    ç”°å¿ƒåˆå‘下划出不断刷新的评论“百分之八十的人,不论粉路黑喷,都认为卓伪说的是你。”

    WTF?苏星宇眨了眨眼“就因为生日会我公开要和你结婚?”


    â€œæ˜¯ä¸ªç”·äººå°±è‡ªå·±ç«™å‡ºæ¥ï¼Œä¸è¦èº²åœ¨å¥³äººèƒŒåŽï¼Œå°†çˆ±ä½ çš„人当做挡箭牌。”


    è‡´ä¸€ç§‘技的元老级游戏《臻镜奇谈》要改编影视剧,主题曲《前生书》是苏星宇写的,但是出任男主角臻玉他却没有打算。

    “这个角色,如果是四年前的我,也许还会雀跃兴奋,但现在,我不合适他,我已经不是那种能够鼓起热血感染他人的少年人了。”

 

    è‹æ˜Ÿå®‡çŸ¥é“致一科技的总裁肖奈,是他名声响亮的校友学长。外形气质不输一线小生,才高八斗人见人爱,花痴终结者,迷妹收割机。他也一直表示对此缘分感到非常的荣幸。


    ä¸¤äººçš„交集开始,是苏星宇的大三开学不久,准备去导演林晓峰的酒店试镜。刚出学校门口有突发车祸就冲过去救人,救护车走了以后时间快来不及,又打不到车,后来只好抓住开车经过的肖奈,求载他一程。

    â€œå¸ˆå…„我有急事,要失约了,你方便的话能不能带我?”

    肖奈穿着B大的文化衫,大概刚刚打完球,头发还带湿。当时的苏星宇还有点婴儿肥,额头都是汗,在秋日傍晚的阳光里快被晒化了。

    â€œéŸ³ä¹å­¦é™¢08级声乐3班苏星宇,我把手机证件留给你。”

    è‚–奈在远处看到有事故,也看到苏星宇救人,这个师弟有副干净真挚的美好相貌。他不光带他去酒店,还把自己车里的衬衫牛仔裤借给衣服沾满血的苏星宇。

    äº‹åŽè‹æ˜Ÿå®‡æ‰çŸ¥é“,当时导演和编剧徐岩就在校门口的超市,为了观察包括他在内的几个试镜学生,架着小型摄像机。虽然那一次他没能顺利拿到角色,却被两位业内前辈看好,在之后的事业上有所助益。

    æ›´æ²¡æƒ³åˆ°çš„是留下了一段被遗忘的,他和肖奈的初见影像。

 

    åœ¨è‚–奈的毕业聚会上,苏星宇坐在角落里拼凑起一段温柔而轻快的旋律,后来他们成为很多年后依然纯净的毕业季主题曲,每年的六月伴随着毕业照、祝福语、表白墙在栀子花香中飘荡不散。

    è‹æ˜Ÿå®‡ç”šè‡³æ²¡æœ‰æƒ³èµ·è¿‡ï¼Œé‚£ä¸ªæ—¶å€™ä»–是在什么样的触动之下写了那首歌,他的灵感缪斯是谁。

    å°±ç®—在颁奖礼上被问起,他都是扯个无辜的笑脸。

    â€œæˆ‘真的,不记得了。”

 

    å“伪当然不是那个时候就发掘了苏星宇的巨星价值。那会他还没签约,名不见经传,连当时正经被盯梢的十八线小明星都比不上。

    æœ€å¤šæ˜¯ä¸ªè¿œè¿‘闻名的校草,还是之一。

    å› ä¸ºB大出名的颜值担当还有个年轻多金的肖奈。

    å°šæœªå‘迹的卓伪守了一天,蹲在酒店对面的空中花园里,好巧不巧被镜头对准的当事人房间就在肖奈毕业聚会的楼上。

    æ›´åŠ å¥½å·§ä¸å·§çš„是,上下两扇窗子都没有拉好窗帘,那条窄窄的白纱缝隙,就这么春光外泄。

    å‡ºè½¨å½“事人的女方没几天就被有着几十个煤矿的煤老板包养了,而背妻偷情的渣男本来像趁着花边新闻火一把,没想被后来居上煤老板狠狠教训一顿,更在原本就存在感不强的娱乐圈渐渐销声匿迹。

    å“伪没拿到渣男许诺的金酬,自然也将这个文件夹内的老照片老视频当做废料。直到渣男八年后被爆在新家坡涉嫌猥亵被捕,才想起整理一番准备提携一把麾下哪位需要提升业绩的爱徒。

    ç„¶è€Œæ‹¿å‡ºæ¥è¿‡äº†ä¸€éå°±å‚»çœ¼äº†ï¼Œç…§ç‰‡ä¸‹æ–¹çš„窗内白色窗纱飘飘,那后面抱在一起接吻的两个人,分明是如今红遍宇宙的国民偶像苏星宇……

    å’ŒåŠä¸ªæœˆå‰åœ¨çº³æ–¯è¾¾å…‹ä¸Šå¸‚才刚走完红毯的致一科技的明星总裁肖奈。

    å¯æ˜¯è‹æ˜Ÿå®‡å’Œå‰ç»çºªäººç”°å¿ƒçš„爱情故事,已经家喻户晓到可以搬上荧幕拍一部浪漫狗血爱情电影了好不好。

    æ›´ä½•å†µ5月的生日会上,两人已经宣布了准备结婚。

    å“伪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专业狗仔,就像他不会用这陈年的照片视频去勒索已经胖成三个孩子妈的煤老板太太一样,他要为即将被骗婚的田心小姐找回公道。

    æ¯•ç«Ÿä»–也很好奇,危机公关手段犀利的田心小姐,当丑闻落在自己头上的时候,还能祭出什么样的回天之术。

    ä»–用了三个通宵恢复了老电脑的硬盘,只怕错失一帧一瞬。

 

    ç”°å¿ƒå¯¹äºŽè¿™æ¬¡â€œå©šå§»ç¾éš¾â€å¾ˆæ˜¯å†·é™ã€‚

    å¥¹å’Œè‹æ˜Ÿå®‡è®¤è¯†ä¸‰å¹´ï¼Œå¥¹ç›¸ä¿¡è‹æ˜Ÿå®‡çš„为人。不是因为恋人滤镜,也不是因为自家艺人护短——苏星宇的干净真诚,每个人都看得到。

    å¨±ä¹åœˆä¸åƒäººä»¬æƒ³è±¡çš„光鲜靓丽,却也远没有人们言传的那么龌龊不堪。所谓的潜规则,即便有,那也是极少的一部分,而且涉足其中的人和事,都难有存世立足的分量和资本。

    é€‚者生存,自然淘汰。这是个不进则退、不付出就被淹没的亚空间。

    æ‰€ä»¥æ¯ä¸ªäººéƒ½å¾ˆåŠªåŠ›ã€‚

    也因此她很赞成黑粉喷子们的话,不是努力就应该被称赞,不是努力就可以被原谅。

    å› ä¸ºå¤§å®¶é™¤åŽ»å¤©åˆ†ï¼Œå‰©ä¸‹çš„部分,那些磨砺、痛苦、煎熬、迷茫,是一样的。

    è‹æ˜Ÿå®‡æ€§æ ¼ç¼ºé™·å¾ˆæ˜Žæ˜¾ï¼Œä½†æ˜¯ä»–确实有着被大众宠爱的资本。田心相信他们之间不存在欺骗,所以她认真将这次事件当做是侵犯名誉的恶意炒作来对待。

    然而当她第一时间接触了卓伪的工作室,看到所谓的未公开猛料时,职业素养经历千辛万苦才堵住了她被捅穿的恋爱少女心。

    éšåŽå¥¹ç‹ ç‹ çš„拍了自己脑门一巴掌:致一科技的合作,还是她亲自给苏星宇谈下来的……

    é‡‘主。

    è‡´ä¸€æ€»è£ã€‚

    æ ¡å‹ã€‚

    æ¯•ä¸šèšä¼šã€‚

    æŽ¥å»ã€‚

    æ‹¥æŠ±ã€‚

    æ²¡æ‹‰çª—帘。

    è‹æ˜Ÿå®‡ä½ ä¸ºä»€ä¹ˆæ¯æ¬¡å¹²ç‚¹å¥½äº‹éƒ½ä¸æ‹‰çª—帘?!

    å¥¹æƒ³å°½åŠžæ³•æ‹–住卓伪,冲到苏星宇面前。

    â€œä½ è€å®žå‘Šè¯‰æˆ‘,卓伪的视频后面,有没有限制级别的内容?”

    è²Œä¼¼è¢«æ‰‹é‡Œç…§ç‰‡å†²å‡»åˆ°å¤±ç¥žçš„苏星宇摇着头。

    â€œæˆ‘怎么知道?”

    â€œä½ æ˜¯å½“事人你不知道?”

    â€œæˆ‘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录到了最后?”

    â€œé‚£ä½ åˆ°åº•æœ‰æ²¡æœ‰åšåˆ°æœ€åŽï¼Ÿï¼â€

    ç”°å¿ƒå´©æºƒäº†ï¼Œå“伪捏着最后的一段视频片段不放,她怎么才能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顶着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

    è™½ç„¶è¿™çœ‹èµ·æ¥å’Œè‹æ˜Ÿå®‡çš„失忆症相比,和苏星宇的星光坦途相比,不那么重要???

    â€œæˆ‘……不记得了。”

    è‹æ˜Ÿå®‡çš„双眼里,全是暗淡,不见星光。

 

    è‚–奈被田心邀请到苏星宇的剧组酒店,目前正在以埋头剧组为理由拖延着关于网络上铺天盖地各种猜测的回应,搞清真相和提出解决方案,迫在眉睫。

    ç”°å¿ƒå¿ƒå¡žå¡žçš„告诉自己,追究真相,是为了完美的应对危机,并不是为了自己那颗受伤的心。

    è‹æ˜Ÿå®‡è§åˆ°è‚–奈有些尴尬,但是这种尴尬更像是和床戏对手在媒体面前被问询技巧相性的那种窘迫

    è¿œæ²¡æœ‰æ–°æ¬¢æ—§çˆ±å…±å¤„一室的真情实感。

    ä»–甚至想要否认照片上的那张脸。但不幸的是,他记得那件房间,记得那场聚会,记得最后他和肖奈收拾着酒杯,记得他第二天在那个门口,和肖奈说再见。

    ä»–是喝到断片了?还是酒后乱性记忆封锁了?

    ä»–真的喜欢肖奈吗?

    ä»–真的想不到,他觉得自己心口被这暧昧的记忆蒙住就要透不过气,他要给田心一个交代,无论是公关需要还是家庭和谐需要。

    æ‰€ä»¥ä»–看着肖奈皱着修长的眉毛研究那张照片,毫无预兆的问:

    â€œè‚–奈,八年前,我们除了接吻,还做了什么?”






——

我不会写文章,不会讲故事,但是我有三万英尺深的脑洞和直径十万八千里的坑。

还有互动永远少于配角的CP。

几个故事都有新码出来的流水账,陈深和念生还没约上会,李贺坐着花瓶大佬若白没出场,小老板订婚大神还在抽风……我可能不适合写同人,不知道怎么把两个人放到一块去,喋喋和别人说话都挺顺当的,和咩咩一块我就想不出还让他俩聊点什么,又不会开车不会炖肉,谈情说爱怎么这么难。
还是因为我还没有把握人物性格,没有生活?恋爱?体验,角色不仅OOC还很生硬。但是自己想象力又脱缰,毕竟开脑洞没成本,鼓起勇气割腿肉,算是高估了自己的本事。
我大概不仅不会写同人,连好好讲个爱情故事都做不到吧。